胡希怒论方证的内涵



胡希怒方证的内涵


研究这个《伤寒论》,研究《伤寒论》张仲景他这个辨证的体系,他是讲六经八纲,最后辨方证。方证在张仲景这个辨证就是一个最重要、最具体、最末的这么一个阶段。怎么解释这个方证呢?方证是这简单的话了:方证就是方剂的适应症。这在张仲景这个书里头他也曾经提过,但他不强调这个。简单来讲是这么个意思,但是看这个书的人都把他忽略了。你像他常提的是桂枝汤证,柴胡汤证,白虎汤证,承气汤证,这都在《伤寒论》里头提过,《金匮要略》里也提过。可是读这个书呀,大家在这上头不注意,注意的人呀,首先是陈修园。陈修园他就这么提的,他说桂枝汤证、柴胡汤证、白虎汤证这是仲景书里的最大着眼处了。也就像我说的这个,它是最重要、最具体,辨证到最具体了,最末的一个阶段,咱们那引言里头也有嘛,说它是辨证的尖端。它这个尖端就是逻辑上讲的内包外延的关系,这个内包越具体了,这个外延越小了。你比方说动物,脊椎动物。所以你光说个动物,那多了;你要说到脊椎动物呢,又是缩小他这个内包,外延也就小了;你要说到人,那只是两条腿的人了,能说话。那么它这个辨证也是,开始是大面积的,你像咱们说的六经吧,就是表里阴阳,就是每一个病位都要反应这么两类症候的,这是肯定的,这我说这个是千真万确的,但是从有它这个书到现在没有这么讲的。这就是六个类型。这现在临床上还这六个类型。你像太阳病吧,咱们常见的太阳病也就这么两个,一个中风一个伤寒,这么两个类型。所以他这个六经辨证,是在分析八纲。张仲景辨证的这么一个程序、体系,最后了,光辨证还不到位,得辨方证,这是很重要一个事情。那么一个大夫,尽管他对于这个辨证施治的这种体系、理论,他什么也不知道,但是就对方剂心里有个数,就是方证,就是对这个方剂的适应症心里有个数,那他就会运用这个方剂治病。这很多了,这个乡间的秘方就是如此了。那王老太也是呀,那个中医医院的王老太太,她专用那种坐药治这个妇科,那治得很好。可是她看这个病呢,她说这药行,你准行;说这个药不能治,你这个病不能治,就是对她那个方证不适应。这是很重要的,所以它这是一个辨证的尖端。读张仲景这个书呀,要是不知道方证那根本是不行的,而且他这个方证也并不多,连《伤寒论》带《金匮要略》就二百多。这是常用的东西,可是这里头挺复杂,这一回就做一个经方方证小结吧。我写的这个东西呀,前面写的这个序言,就我说的这些,开头就是桂枝汤类。在表证它有两个系列的方证,就从中风、伤寒上起的,一个是要用桂枝汤法,就是自汗出这类的,一个要用麻黄汤法。那么随着这个症候的出入,那方剂就得改。所以这个方证最具体了。他要将桂枝汤形成一大系列的方剂,麻黄汤类也形成一大系列的方剂。所以对于太阳病和少阴病的研究也就只是这个,就是发汗剂。

这回把方证特别强调一下子。这就是桂枝汤方证探讨最后是这样子。基于以上论述,可见桂枝汤为太阳病的发汗解热剂,从这个方剂的性质看它是这样子,发汗解热,但于药味偏于甘温,这是拿抽象的来说这个方剂了,它用甜药、温性药,而有益胃滋液的作用,它能够对胃有好处,就是咱们说这个能够培补中气了。那么它有滋液的作用,就是滋津液,所以它应用于津液不足的表虚证,津液不足。所以这个桂枝汤的认识大家有些问题了,我这个是根据实际的情况,要体液充盈的表实证,或者有里热,里不但不需要补益,且还有热,你像“酒客病,不可与桂枝汤”就是这个东西,不可与之。

有关具体的适应症可归纳为以下几点,这根据仲景说的。桂枝汤的适应症究竟是什么呢?就在这些情景之下,太阳病发热汗出、恶风而脉浮弱者,病常自汗出,或时发热汗出者,他都得损失津液。头一个也是,发热他都发热,桂枝汤解热,都汗出,所以脉也弱,脉虽浮而弱,所以脉迟呀,脉弱呀,脉浮而虚呀,这都是说明身上这个体液亏损了。病常自汗出或时发热汗出者,发汗或下者都是伤人津液呀,那么表未解你肯定还得用桂枝汤,麻黄汤不能用了。“阳明病,脉迟”,脉迟它是不及的脉呀,脉迟在张仲景的书尺中迟者就是津虚血少,那么虽“汗出多”,汗出多就像阳明病法多汗那个情景似的,而“微恶寒者,表未解者”,表未解,这个要解这个表、除那个脉迟、汗多,他那个津液伤得更厉害了,也得用桂枝汤。病下利而脉浮弱者,这个它本来是

“太阴病,脉浮者”,你看这个太阴病我都讲过了,“可发汗,宜桂枝汤”。这个都是王叔和给搞的,这都不对了,他那个本文呀,根本是对的。那个太阴病脉浮呀,这个太阴病是指下利说的,就是利证。利证脉浮,有用葛根汤的机会,也有用桂枝汤的机会,同旁的发汗法一样,它得脉浮,脉浮就说明是表证,就是表里并病。表里并病是一个阳性证,当然得先解表,所以在葛根汤呢这个书上写的“太阳阳明合病”。那么在这里边桂枝汤呢它又写一个“太阴病脉浮者”,所以大家注意呀,是不是太阴病也有表证?不是,它指的下利说的。为什么这个写个“太阴病”,那个写个“太阳阳明合病”呢?就是病有虚实的关系,它这个脉准是浮弱,如果这个脉紧,也用葛根汤。合着也有汗出等等。读古人书死于句下不行,这个书年久了,经过王叔和的编次呀,我认为有很多的问题。再就是霍乱吐利病,上吐下泻损人的津液更凶了,如果这个它表还没解,“而身痛不休者”,也可以用,稍与桂枝汤,这都不能用其他的发汗方。那么这几项都在特殊情形之下,就它具体的适应症。

研究中医呀,有些问题,你像拿这个桂枝加桂汤来说,这我也写了,这个仲景呢他就这么一节,这也值的讨论的,“烧针令其汗,针处被寒,核起而赤者,必发奔豚。气从少腹上冲心者,灸其核上各一壮,与桂枝加桂汤”。这奔豚是一个,你看看,我这回注解用点心,《金匮要略》里,“师曰:奔豚病,从少腹起,上冲咽喉,发作欲死”,要是不发作,“复还止”,那就是好人一样。那么根据这个情景呢,奔豚病在这来介绍一下,可见奔豚病是一种发作性的神经症,它是发作性的,不发作没有,这么一种病。这么一种病很多呀,所以这个注《伤寒论》呀,又说桂枝泻奔豚气,他也没明白这个奔豚。这个原因很多,在《伤寒论》就有两个,他这一节说的什么呢,说病在表应该发汗,但以烧针的方法却使大汗出呀,这是非法的治疗。这我注的《伤寒论》也这么注的,这是一种非法的治疗,由于大汗出病必不除,大汗出表不解,容易导致气上冲,这个咱们讲桂枝甘草汤都讲了。

“针处被寒”,这个“被寒”,古人的看法了,拿到现在说就是感染,红肿如核者,这更促进气上冲的加剧。他又加上感染了,这更促进气上冲的加剧了,故“必发奔豚”。“气从少腹上冲心者”,即其症候,这个奔豚病呀就是气从少腹上冲心胸,咽喉呀,这就是这个症候。“灸其核上各一壮”以治“针处被寒”,“与桂枝加桂汤”以解外,并治奔豚也。这个奔豚呀,需要桂枝加桂治。赵绍琴他遇到一人病呀是这个,我说用桂枝加桂,他治好了。下回他又遇到一个,又用桂枝加桂,他又问我,怎么不好使了呢?我说那个呀,它是在表证的基础上,它气上冲,由于气上冲而引的这种神经症候。要不是气上冲,要有气上挟水上冲,那就是苓桂枣甘呀,它脐下悸。你像那个《金匮要略》明明就是三段,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奔豚汤,奔豚汤就是甘李根、白皮、葛根、黄芩这一类的药,它治少阳这种症候挟热的这种的奔豚。所以奔豚的造成是多种多样的,就是辨证,所以说这辨方证呀,这也是很清楚呀,不能见到奔豚就吃桂枝加桂,那哪对呀?不对。所以这个就是关于桂枝加桂汤证的探讨,书中论治虽仅上述一条,但也很清楚说明了桂枝加桂汤证,或者桂枝汤证而气上冲剧甚者,剧甚者达到高度了,就发展到这个情景。那么你要说是奔豚,奔豚它也治吧,可是它得在桂枝汤证基础上,它有表证,它表证没好。要是没有表证,它这种奔豚汤证用桂枝汤哪行呀,那不行。所以我这回呀,把这个东西,费点心思把它讲讲。我以前这个都有讲,就是这个末了,这个方证呀,没解释,没讨论。尤其这个节需要讨论。你像那个桂枝加芍药汤,明明底下说,它这个是太阴病。那一段呀,那也很精彩。张仲景的意思呀,你像太阳病也是脉浮、头项强痛而恶寒,所以包括这一些的症候说明这个是太阳病。你光一个头痛能说太阳病吗?阳明病也头痛。你要说光一个恶寒也不行,那三阴病也都恶寒呀,它准得头项强痛而恶寒,这才是太阳病。这个太阴病也是,太阴病的提纲写的,“太阴之为病”,它有腹满而吐,它里头停水那么个腹满。而且这种水呀,它这个肠胃太虚了,它失去收涩,还下利,自下利,所以“自利益甚”。“自利益甚,其腹自痛”,你看张仲景特别把这一段,“本太阳病,医反下之,因尔腹满时痛者,属太阴也”,他不是说属太阴病呀,他说这个太阴病也有腹满时痛,这个腹满时痛呀就症候来说,就个别的这个症候,它是属太阴。但是它与太阴不一样呀,它这个腹满既不是虚满,它这个疼痛也不是那个寒痛,它那个寒痛纯粹寒刺激肠黏膜,你看那大建中汤,那个腹皮起伏,那就刺激到那个分气上,他哪能不疼呀?疼得厉害。但这个不是呀,这个纯粹是由于吃那个泻药,是误治了,因而使这个腹肌发痉挛。怎么痉挛?肌肉不和了,但这个没整个陷到里头去,就是肌肉不和了。肌肉发痉挛就是咱们说急,少腹急那个急,急就是满。他这个拘挛得厉害。肌肉拘挛都用芍药呀,芍药好使的很呀。达到一个相当程度,他病人自然感觉有满,憋得慌,而且呢有时候他也痛,这都是这个痉挛造成的。他就是致使腹肌不和了,他吃泻药了,整这么一个。

张仲景特别提这个干什么呢?他让你辨证不要片面看问题,片面看问题弄错了,那就当太阴病治就不行了,所以呢怕你不明白。“大实痛者”,这个没陷里呢,要是陷到里了,它变成阳明病那个大实痛,那还得加大黄了,你光这个可不够。当然也有这些病存在,但是同时里头也实了,所以它叫做“桂枝加大黄汤主之”。加芍药还要加大黄。这个怎么能治太阴病呢?这统统是王叔和干的,张仲景他这一段不知在哪儿呢,王叔和他编次的时候呀看到太阴病,他都往里头归,你再看看这个《伤寒论》那就笑话了。你看看太阴病,太阴病变成现在这么三个方子,一个桂枝汤方,一个就是桂枝加芍药,一个就是桂枝加大黄,旁的没了,这太阴病叫什么太阴病呀,这以那个提纲怎么来解释呀?所以他们这些呀,从古到今研究这个书呀,在这上面就得看出问题来!不是抄他人的东西,我看这东西有问题,它太阴病,桂枝汤、桂枝加芍药汤,这都是一种解表解热的基础上呀,但太阴病它不能发汗呀!那么虚寒的东西,反发其汗那不行的。所以张仲景他这个东西指不定在太阳篇哪块,王叔和见到有“属太阴”,给弄这儿来了。所以我写那三阴篇,费了挺大力气。

这个方证就是这样,这个是主要的精神,你要是片面来用药那肯定是十有八九要错呀,就是一个方剂有它一个一定的适应症,得研究。


上一篇:夏季解暑药膳制作
下一篇:没有了
客服中心

客服热线

029-82243200
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展开客服